欢迎光临郑杰文集  论坛     自说自话  离职校长和离职局长的对话  问题解决  制度治校  文化塑造  学校规划  女儿将来要读的100封信  对学生们说  对员工们说
用户登陆
用户名:
密   码:
验证码: 
 

站点日历
73 2013 - 12 48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


站点统计

日志搜索

 标题   内容

一个不错的消息 假如没人当校长(《当代教育家》约稿)请勿转载
未知 新年试笔2012   [ 日期:2012-01-01 ]   [ 来自:本站原创 ]

这是一场游戏而已。

过去的一年,我玩过了植物和僵尸,于是活得更清醒,清醒地知道原来最是险恶的,终究还是有规律可循。那些貌似复杂而迷人的游戏,一旦识破,还是简单。

人似乎就是为看破某些东西而来,起先都是神奇的,带着惊讶的表情和眼神注视,可随着桌面上人们的年龄与我越比越小,全部的生活便到达了别处。

每一个坏消息,无论是否与我有关,都只是词句和逗点;每一个好消息,无论与我是否有关,也都只是词句和逗点。也许很有意义,似乎每个消息都很有意义。也许毫无意义,似乎每个消息都毫无意义。

2011年,我的第一站是内蒙,闹钟没响,赶不上飞机,在去年的今天,我没能如约。2011年的最后一站,我从新疆回,是他们没有如约。回上海后与西藏日喀则的朋友聊天,一个上午,他们赏了我一罐红牛,没喝,现在正在喝。

植物战僵尸,第一局到最后一局,这叫做历史;2011年,第一站和最后一站,这叫做历史;从出生到死亡,这叫做历史;从土司执政到土冒掌权,这叫做历史。

没有不被称为历史的,记录还是不记录,其实是无关紧要的。如此这般的记录,还是如此那般的记录,其实也是无关紧要的。当你越是想记住些什么,或者越是想忘却些什么,无非是墓志铭的两种不同写法而已。

我很消极吗?不。我很积极吗?不。我有时消极有时消极吗?不。正如植物与僵尸,消极与积极只是玩家的瞬间情绪,ipad关上了, ipad没电了, ipad被偷了,游戏便终止了,与积极和消极无关。

无论是植物还是僵尸,它们都无言地听任人的凌辱,却不会有人道歉。因为那只是游戏,就如我们今天一切重大的典礼和仪式,凌辱过了,不必道歉的。

于是便有个声音在告诉我,别在意自己,也别再在意别人的在意。人的两只空洞的眼睛,全都向着光明,那是因为光明原本也是空洞的。

开始怀疑什么了吗?不,早已怀疑过了。开始怀疑曾经的怀疑?不,也已经怀疑过。在每年此时,都会如同此时枯坐的佝偻着背的男人,现在才知道那该取名为植物或者僵尸,提醒自己不再怀疑,连同对怀疑的怀疑。

行动?我有行动吗?有,我的行动就是给人以希望,如同我给予我自己的,以及给某些人的。我的行动就是将希望全都刺痛,如同我给予我自己的,以及给某些人的。

我发现我在蒸发唉,如此轻盈,和冰冷。我发现我正在凝固唉,如此沉重,和冰冷。我发现我快要被染成鲜红,如此艳丽,和冰冷。我发现我终究会成那淋漓的刀锋,如此坚贞,和冰冷。

我发现自己就快成了,成了喜悦的一朵云,把刚才还惊心动魄的游戏抹成了苍白。

于是,在2012年的第一个凌晨,当我的小狗们都睡去的时候,家中的和不远处的小狗带着她们的心事睡去的时候,我望了几眼窗外,决定,叫一切回到原来的色彩,苍白。



[ 阅读字体大小: ]  [ 收藏此页到: 新浪ViVi | 365Key | 博采中心 ]
© 2003-2006 郑杰文集 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
Powered by 上海市北郊学校现代教育服务中心
Processed in 0.046875 second(s) , 8 que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