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郑杰文集  论坛     自说自话  离职校长和离职局长的对话  问题解决  制度治校  文化塑造  学校规划  女儿将来要读的100封信  对学生们说  对员工们说
用户登陆
用户名:
密   码:
验证码: 
 

站点日历
73 2013 - 12 48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


站点统计

日志搜索

 标题   内容

中美教育两地书:之一 制胜宝典:低调而有品质的教育
未知 过一种理性的教育生活   [ 日期:2012-08-25 ]   [ 来自:本站原创 ]

暑假已近尾声,上海的酷热也开始变得有气无力起来。

我从青海、新疆、黑龙江、内蒙古一路行走了大半个月之后,回到了陌生的上海,蜷缩在小屋,开始了我的写作生活。而我的此次“闭关”写作都与杨龙有关,一是拖了1年多的新书《战略的胜利》无论如何要收尾了,这是一本探究初中崛起的书,书中分析了六个初中学校的案例,其中一所学校就是杨龙任职的进才实验中学;二是写一本关于美国教育的书,是要给一味追捧美国教育的人们泼点冷水的书,打算用对话的手法来写,而对话者是杨龙。

正在我没日没夜地摆弄文字,享受写作煎熬的日子里,我抽空赴了两个约会,一个约会是与《校长》杂志的总编李斌先生,他邀我重回他们杂志开专栏,而我从去年年底开始已经拒绝给任何杂志报纸写东西了,也极少在我网上发文字,因为我越来越感觉到写一些短小的文章根本不能改变什么,在众声喧哗的年代里,我的声音只是会增添了浮躁之气;还有一个约会是与杨龙,他事先发来了厚厚的一叠书稿,邀我写序言,书名是《全育优育,追求卓越》。我发现我可以拒绝媒体的写作邀约,可是我无法拒绝杨龙的请求,因为在他的新书上留下我的文字,是我在听从命运的邀约。

我的思绪被杨龙的这本书拉回了2007年。武汉一个著名的算命先生掐指算出我活该在2006年倒霉,而我确实正在倒霉,在那一年年底,我在“苦难”中无力自拔,于是我蓄起了胡子,浑浑噩噩地过活,差不多万念俱灰吧。直到预见了三个人,他们可能无意间帮助了我,让我的生命之火不至于完全熄灭,一个是武汉大兴路小学的周彩华校长,一个是杭州永进中学陶德明校长,还有一个是杨龙校长,他们启示了我,原来不干校长还能干些别的有意义的事,原来除了上海人,还能交往更多别的人。于是,直到今天,我完全断了再回体制的念头,也断了定居上海的念头,而从此,我更相信了命运的安排。

命运摆布着我结识了杨龙和他任职的进才实验中学,命运安排我亲眼目睹这些年来学校的变化,目睹了他们如何从顶层设计开始,一步一步地坚定地前行,终于创出了属于他们的成果,这些成果是令他们骄傲的,也是值得上海教育骄傲的。我想,这与这所学校的特殊性有关,进才实验中学特殊性在于他们特殊的地理位置,学校坐落在上海浦东著名的国际社区,也许办教育的人早已经习惯坐落在行政中心,在官僚的庇护之下讨食吃的校长多了去了,可是如何在一大群有着国际视野的家长们的挑剔之下过活,确是不太多的经验。我可以想象,杨龙与他的工作团队是如何艰难地应对上千双挑剔的眼睛的,也可以想象,在追求卓越的爬坡路上又曾经多少坎坷。我想这些经历和经验已经写在了这本书里。

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杨龙都是一个与我迥然不同的人,他是个“新上海人”,我是土生土长本地人,对他来说创业这个词不仅用于职业上的;他比较内敛,却很坚定和简洁,与他在一起,是我的话更多些,他是个行动派的人;与我相比,他比我更成稳也更沉得住气,不吸烟不喝酒,他没有我的那么多恶习,所以他才能如此平心静气地办学,也才能排除诸多干扰,坚持着个性优化的教育。
我为什么要在序言中花些笔墨来介绍杨龙,是因为一向静默的他,是从来不会絮絮叨叨地显摆他自己的,他始终在过着一种理性的教育生活,而正是这样的生活和工作态度,终有一天,不止会成就一所学校,而且会成就他本人。

郑杰
2012年8月25日
 



[ 阅读字体大小: ]  [ 收藏此页到: 新浪ViVi | 365Key | 博采中心 ]
© 2003-2006 郑杰文集 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
Powered by 上海市北郊学校现代教育服务中心
Processed in 0.046875 second(s) , 8 que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