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郑杰文集  论坛     自说自话  离职校长和离职局长的对话  问题解决  制度治校  文化塑造  学校规划  女儿将来要读的100封信  对学生们说  对员工们说
用户登陆
用户名:
密   码:
验证码: 
 

站点日历
73 2013 - 12 48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


站点统计

日志搜索

 标题   内容

10月11日访问帕塔普斯克高中(Patapsco H.S.) 《如何制订学校规章制度》导读
未知 10月11日访问云南红河州个旧七中   [ 日期:2012-11-18 ]   [ 来自:本站原创 ]

杨校好!
昨天中午十二点半出发去虹桥机场,降落昆明长水机场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,因为飞机照例是晚点的。下了飞机换上小车,到达红河州个旧市已经是今天凌晨零点半了。入住十号楼宾馆,来不及收拾行装,就开始埋头写作,直到五点,睡了两个小时就起床了。

近些年来云南常常干旱,今天早晨下了点毛毛雨,给这座山城增添了秀丽。今天访问个旧七中,到达校门口的时候,出大太阳了,我的疲倦也一扫而空。
七中位于沟通个旧和蒙自这两个县级市的红河大道上。七年前,个旧市开始逐渐失去了红河州政府所在地的政治地位,之后的金融危机使个旧失去了州经济中心的地位,而前两种情况影响到了教育,他们失去了州教育“名片”的地位,中高考升学率一路下滑,“优质生源”流失到建水和昆明两地。个旧正在衰弱而蒙自却发生了有目共睹的变化,蒙自巨变的标志就是酷似白宫的豪华建筑物,那就是州政府。州政府正是由个旧搬迁到了蒙自,于是个旧的昨天成了蒙自的今天。
七中校长潘乐早已在校门口迎候我,并带我参观校园。这是一个建设中的校园,有几栋淡蓝色的新楼,去年才改建成,最大的一栋是教学楼,还有就是男生宿舍楼和食堂。在建的有两栋楼,一是综合楼,二是女生宿舍楼。我能感受到潘校长的自豪感,他一个劲地感谢个旧市政府的关怀,感谢个旧市教育局的支持,终于让他们有了崭新的大楼,等那两栋楼盖完,学校就该像个样子了。红河大道边上的学校太破旧了,那就不好了。
潘校长带我去食堂转了一下,因为国家的学生营养计划,学生们吃的方面有了保障,米饭不够的话可以添。只是为营养计划,学校贴进去不少钱。学生吃饭和住宿都不要付钱了,这对学生是件好事,可对学校来说,本来就资金短缺,现在更是捉襟见肘了。潘校长指着食堂的灶台说,每天燃料费都得二百多。
每年教师节,校长都要向当地有钱和有权势的人“化缘”。潘校长说两年前的教师节请了老板们来吃饭,只募集到两万多元,今年是七万多了,因为中考成绩上去了,老板们就会慷慨些。
学校操场上学生们排着队伍喊声振天,雄纠纠气昂昂的,他们正在排演广播操。下午有广播操比赛,好像是第十六套了,我一直没搞明白为什么广播操总要更新,是原来的那些编很不好吗?为什么编了十多次还没编好呢?学生们很认真,他们一定会为了班级而荣誉而努力做操的,于是他们今天把做广播操看成了头等大事。班主任们也很专注和紧张,在队伍边上紧盯着学生,时不时地给那些捣蛋鬼提个醒,他们担心孩子们表现不好的话也让自己丢脸。
潘校长介绍说,他刚上任时,这个学校秩序很差,走遍老百姓对学校印象很差,以前学生居然连广播操都不做的,没人管这些事。现在好些了。
潘校长指着学生说,你有没有发现这个班的学生个子特别小啊?是的,顺着他的手势望去,果然一群孩子特别矮小,那是苗族的孩子。潘校长接着把手指向学校后面的高山,说那就是苗族聚集地,他们世世代代住在大山里,生活条件很差。家长不愿意送孩子来上学,教育局要检查学校的辍学率,校长亲自带着老师们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。可是读着读着人又不见了,生孩子去了。潘校长介绍说,那些小女孩唱着山歌就跟男人走了,初中没有毕业就结婚抱娃娃了,学校有什么办法呢?有民族政策的。
在会议室,我与七中的骨干教师和干部进行了座谈。他们提出的最大问题就是学生的学习成绩,看来在基本设施建设完成后,他们最关注的就是学生的中考了。今年高考,个旧市的成绩有进步,红河州教育局希望个旧市教育局再接再厉,争取能在中考成绩上也能取得进步,现在个旧教育局非常重视初中和中考,初中校长们都被叫去开会了。
可是,七中为什么中考成绩不好呢?七中的老师们认为是生源不好。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学生被城区学校挖走了,离开的大都是学习基础好的学生,或者是家庭文化背景好些的孩子。这让七中教师备受打击,七中历史上也曾有过值得夸耀的时候,可是无力阻止城市化进程而导致的生源危机,士气低落,各种矛盾爆发出来,导致办学艰难。前些年,教师与管理层的矛盾很尖锐,干部都不敢管事了,闹的厉害的时候,连教育局领导也不敢进入。
潘校长在说到生源问题时,恨得咬牙切齿,一些学校被他批评为不道德学校,他所说的不道德行为是花钱买走他们的好学生。但是,对此他毫无办法。
他和党支部书记两人原来都是城区里的一所初中的中层干部,他是政教处主任,而书记是办公室主任。他们俩临危授命,两年前双双被调到这所学校,而原校长支撑不住了被教育局免职。初来乍到的,缺乏校长经验的两个人,本来就在同一所学校共事,现在又被一起派到七中,他们没有理由不紧紧团结在一起,每天有商有量的,只花了不到一年时间就收拾了人心,学校的新楼也盖起来了,那些原来闹事的人也不闹了。潘校长认为,只要自己带头做好工作,还是可以赢得教师
信任的。
潘校长现在最焦虑的就是中考成绩,他来了之后成绩有所提升,而今年却不敢乐观估计,因为这一届初三学生实在底子太差了。
对学生学习成绩,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可以奉献给他们,不是我水平高低的问题,而是实在没有什么办法,谁又能有办法在最后半年多的时间里帮助初三学生创造中考奇迹?我能说的只是学生的学业成绩的相关性因素,与他们分析目前的薄弱环节在哪里。
不出我的所料,七中的师资力量还是比较薄弱的。按分管教学的副校长的说法,他们学校相当一部分教师连手机也不会用,也不愿意学电脑,让教师们电子备课,可是阻力很大。在干部们眼里,一些教师得过且过,不思进取,能进教室上课就已经不错了,还要对他们提出什么改革方面的要求,似乎不太可能。对此,干部们很焦虑,一方面要应对中考压力,另一方面课程改革要求那么高,教师们跟不上。潘校长说,这里的教师需要好好接受培训,问我能不能给老师们讲讲。我说最好是派出去学习,派到教育发达的地方去走走看看,有些东西说一万遍也没用,亲身体验很重要。潘校长说,那不可能,没有资金。
杨校长,你在美国学习三个月,那就是在体验,比读一千本关于美国教育的书更有用。而我对中国教育的理解,也是来自于我亲身走过中国的几乎每个地区。而没有资金,如何去体验呢?而缺乏体验,却又怎能改变呢?
我问他们,七中所在的大屯镇政府会给钱吗,因为据我所知,大屯镇的财政状况相比其他乡镇好些。潘校长说,七中的领导有三家,一家是个旧市教育局,学校的业务方面、基本建设方面、人事方面都由教育局管,可是教育局也没钱,这些年市里财政状况差,连校长外出学习也被限制;一家是镇政府,镇政府不管学校的事,也不会给钱,不过他们会来检查检查学校安全方面的工作;还有一家是工业园区管委会,是当地的开发区,有时也会给学校发指令。至于这三家领导部门的关系,很多人都说不清,反正都不得罪就行。
晚餐的时候,七中的干部们围坐在一起,他们中有三个是军人出身,书记是边防部队的;专业后进了企业学校当老师;总务主任是雷达兵,湖北荆州,找了当地姑娘后就留在当地了;政教主任是武警出身,是十七年的老政教了,好读书,把我的书读了个遍。工会主席是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,特别好问,她是个军嫂,丈夫在部队搞情报工作的,所以她被同事们戏称为“女特务”。
杨校长,你在美国的学校所见到的,可能正是这里缺少的,但这里有精气神在。
郑杰



[ 阅读字体大小: ]  [ 收藏此页到: 新浪ViVi | 365Key | 博采中心 ]
© 2003-2006 郑杰文集 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
Powered by 上海市北郊学校现代教育服务中心
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 , 8 que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