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郑杰文集  论坛     自说自话  离职校长和离职局长的对话  问题解决  制度治校  文化塑造  学校规划  女儿将来要读的100封信  对学生们说  对员工们说
用户登陆
用户名:
密   码:
验证码: 
 

站点日历
73 2013 - 12 48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


站点统计

日志搜索

 标题   内容

讲演录(周四上午8:30—9:30) 教育总算也有阳光了----教育时评(2007年1月号甲)
未知 沦为教育评论家,幸甚----教育时评之导言   [ 日期:2007-01-27 ]   [ 来自:本站原创 ]

教育是一个宏大的事业,是一台需众人参与的大戏。这个事业的繁荣昌盛应由以下各式人等一应俱全:教育官员、新闻工作者、出版人、职业校长、教师、学生、思想家、理论家、评论家等,这些人物各自站在不同的立场上,扮演着不同的角色,教育才真成为教育。如果角色不齐全,或每个角色都用一个声调说话,或某一角色成了别的更强大的角色的传声筒,那么教育事业将满目凋零。

       首先,角色得齐全。在我国,教育新闻工作者、教育思想家和评论家尤其缺乏。
      一是缺教育新闻工作者、出版人。严格地说,新闻工作者的工作是呈现真相加上舆论监督,而如果那么多靠报纸、电视、期刊谋生的人,却不呈现真相,而只按“统发稿”全文照登,或只监督“落水狗”和“软柿子”,做些落井下石的工作,那么他们其实不是新闻工作者,而是“文字工作者”;出版业受到管制,独立出版人空缺亦属正常现象。
      二是缺教育思想家。思想家的责任是指出“做什么以及怎么做才是最有价值”的人,我们现在很缺这种人,因为早有人告诉我们该“做什么”和“怎么做”了,思想家如果说出与之不同的话(思想家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只会说与权威不同的话),那么这个思想家就很有可能会被逼迫“闭嘴”,而一个“闭嘴”的思想家那还叫思想家?思想家的实名原本就应被称为“言论家”的那伙人,于是在中国教育界只有教育思想的解释家,而没有真正的教育思想家。
      三缺校长。校长是学校法人代表,理应代表学校利益,为学校教师和学生提供服务。可是,在党委任命和政府任命的体制下,校长是上级伸到学校的一根“神经末梢”,是理所当然的教育管员之一,代表着上级的利益和意志。所以在我国目前情况下是没有校长这一职业的。
      四缺教育理论家。理论家是专做理论的,可是现在的理论家充其量只是“名词家”,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把外文翻成中文,然后打包后批发给我们,我们以为向他们学到不少东西,可其实仅学了几个时髦新词而已。一种理论居然对现实发生的一切都缺乏“解释力”,那何来的“指导力”?难怪教育系的学生会看不起他们的老师。所以,在中国没有教育理论家。
      五缺教育评论家。评论家也是动嘴皮子的营生,专事“说三道四”的活,每有教育官员发布教育政策,有新闻报道出一些事件,有出版人出了些新书,有思想家出新思想,有理论家发明出新理论,或有别的评论家意见由本评论家的意见不符,评论家们便开始发言。凡评论家都以评论为生,而不附身于别人,就如体育或艺术评论家、股市分析家,如自己代表者着某一方的利益,则有操控他人之嫌,因而不具备在公众媒体面前评论之资格。所以现在的教育领域,评论者多,独立的评论家则从未有过。

      其二,教育行当内各个不同角色却偏偏可以站在一个立场上,大家伙儿只用一个腔调说话,官员、教师、校长们,一说起“和谐”来则你也和谐我也和谐,一说“减负”则满耳尽是减负语,又说“以人为本”,自然个个以人为本起来,没见一个扯差大话却脸红的,教育界里“紧跟”成风,生怕很不上调“落了伍”,公开场合里谁敢偏离主流话语半句?弄得每个会、每张教育报纸、每份教育杂志都“面目可憎”,使人避之难恐不及。

      其三,总有某一角色的声音大过其他声音,这种强大的声量下,其他角色即使有话要说,也只能是悄悄话,大家只有坐在底下鼓掌的份,没有放大自己声量的嗓和胆。于是在偌大一个教育行业内,怎么也寻不见铮铮铁骨、敢说真话、人格独立、思想自由的知识分子,有的尽是“爬虫”和“蛆”。

      不幸的是,我也基本属于“爬虫”一类的人物,在教育界混了16年有余,从失败的学生,做到失败的教师,做到失败的校长,再做到失败的教育图书作者,从未挺直过腰杆。想做教育官员入了大统,无奈“党性不强”,政治上不成熟;想做教育思想家,可又缺功底,仔细读读思想家们的杰作,顿时沮丧非常,对自己失望透顶。直到今天,落魄到不行了,终于只能沦为“教育评论家”了。

      本人是中文系科班出身,早年知道文学评论是个行当,一篇小说摆在面前,一般的读者去做理解小说的事,读完小说,他说一句:“我读过了!”不同寻常的读者到会对作品进行“二度创作”,他可以尽享小说之美,这就叫做“欣赏”了;还有一些个特殊的读者,他们不仅理解了欣赏了,还要做一番评论,对作品做出系统的解读,终于发挥出一门学问来叫“文艺评论学”。

      如上,在教育界,有人被动地努力理解教育现象;有人歌功颂德,他们只有欣赏鼓掌的份;也就一定要有人主动的、清醒的、系统的归纳、比较、梳理、评点教育现象。可这个活谁来干呢?
干评论家工作的本身要有丰富的教育经验,见多才能识广啊,就比如郑杰,16年来扮演过不同角色,还走过中国大部分地区,不干评论亏待他了;干评论家要有知识基础,不仅教育的知识基础要扎实,政策法律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等等知识基础也都要扎实,这对郑杰可能有些难处,可他有一点还可以有资格骄傲的,就是读书还算用功,至少他把看电视、读报纸、打麻将、闲聊天、干家务、开无聊会、应付饭局的时间都省下来读书了,如果知识根基不够深不够广,那多半不能怪他,只能怪知识爆炸使他实在读不过来,再怪他父母没有给他如天赋。

      但即使郑杰拥有成为教育评论家的多方面的条件,他也不一定就能成功,因为评论教育现象得有一套理论,没有理论则难免东一锄头西一斧的,落入随性之中而失之轻狂;评论还得有基本立场,你站在哪个立场从哪个角度来评论呢,就如打拳,你没站稳了脚跟,难道难得势谁给钱你说评谁好?一些评论者的姿态从来不是战斗者的,而是“骑墙”式的,有倒西歪的,还评个鸟!评论最重要的是理性,千万别把自己的恩怨牵扯进去,要有立场,但也要超然些,再超然些。

      于是,我将于2007年起,每月发布一篇《教育时评》,将当月中国教育现象做一番综述性的梳理,顺便发表一些自己的观点。我把这件事做为一项功课来做,没有人逼着我干这吃力的活,实现自我价值而已。

     至于将于什么时候终止时评,我不知道,因为不会有人为我做“教育评论家”付工资的,而没有工资我就活不了了,还评论个屁!就如没有工资,叫你们思想家们集体上吊去。



[ 阅读字体大小: ]  [ 收藏此页到: 新浪ViVi | 365Key | 博采中心 ]
© 2003-2006 郑杰文集 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
Powered by 上海市北郊学校现代教育服务中心
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 , 8 queries